他是北大学霸天才,却20年前离奇消失!出国了?自杀了?没想到他竟......

摘要: 他是天才,一天就能记住500个电话号码;他是学霸,北大国政系79级学士,北大法律系83级硕士,一毕业就留校任

10-12 08:37 首页 德国优才计划


他是天才,

一天就能记住500个电话号码;

他是学霸,

北大国政系79级学士,

北大法律系83级硕士,

一毕业就留校任教;

他还是网红专家,

曾有超百万人听过他的讲座……


可是20多年前,

他却离奇消失了,

20多年,他都杳无音信,

对他的猜测从未停止过:

出国了,出家了,自杀了……?


然而真相却是,

他跑进大山里,

和妻子躲着一起做了这件事……


他,就是王青松。



王青松来自河南洛阳,

虽祖辈世代务农,

但他自幼成绩优异,

是个妥妥的学霸。

高中毕业后进入信阳地委机要局,

机要局的工作需要人记忆力好,

而他是个天才,一段古汉语没标点,

看一遍就能背下来。

一天就能把500个电话号码记住,

并对号入座知道是谁。


1979年,

他考取了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,

又于1983年考取了法律系研究生,

一毕业,就留校任教。

他是天才学霸男神,

在北大,是一个风云人物。



他的形象如同一个“老大哥”,

一板一眼,西装革履,

著名记者唐师曾是他的同学,

唐师曾曾回忆说:

他举手投足透着重权在握的稳重,

自然更让我们敬重,

乃至晚上我睡觉翻身,

都轻手轻脚心怀敬畏。


1985年,

全国流行“气功健身”热,

他对气功养生、中医理论研究也颇深,

很有一套理论,

便在社会上开始讲授健身气功,

当时他的学徒数以万计,

赢得了名声,

也赚取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

1986年,王青松在北大未名湖畔,校徽是红色研究生校徽。


事业成功,感情也很成功,

他还有一个温婉美丽,

在北大教英文的妻子。


张梅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,

比他小12岁,他在人群里,

第一眼看到张梅,就动心了,

他走到她身边,在她后背轻轻拍了一下,

她立刻感觉心里暖暖的,非常舒服。

慢慢地,两人便从恋爱踏进了婚姻。


可幸运女神,

没有一直眷顾他,

他一下子就从顶峰跌落入谷底。



1990年后,气功渐冷,

他在学校的境遇也急转直下:

当时,他报考哲学系汤一介先生的博士生,

单科和总分都考了第一名,

没想学校竟然不予录取他。

而那边工作勤奋的妻子,

也连续五年都评不上讲师。


他们都是喜欢自由纯粹的人,

厌恶学术外的嘈杂和污浊。

而未名湖畔的浊气,

让他们越发感到无法呼吸。

在一个人生高潮过后,

他开始急切地想要追寻,

属于自己的“桃花源”,

不仅为自己,也为将来的孩子,

给孩子创造一个无污染的成长环境。



现代社会人们都是向外攫取

这对夫妇却把向内,

作为一种人生实践,

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空气,

他们开始一步步远离人群……



北京,高速路,沥青路,

碎石路,林间小路……

每前行一步,

内心便多一份释然。


就这样,

他带着妻子无声无息地,

离开了繁华帝都北京,

从文明一直走到了蛮荒,

走到了百公里外的大山深处。

这不是心血来潮的遁去,

而是一场“预谋已久”的回归。



两个北大老师不留北京教书,

反而来大农村里种地?

村里人都觉得他们是神经病,

经常白眼相加。


为了寻求更宁静的栖息地,

他们远离村民,走向大山更深处,

用尽所有积蓄,租下了山里2500亩地,

还按照自己的理念,

烧制“更加有益于养生”的青砖青瓦,

依傍过去的旧窑洞,盖起了新房,

从此他们与世隔绝:

到了这个山头,

就是我们的世界,

整座大山,都是我们的!



夫妇俩开垦了40亩耕地,

种上了玉米、高粱、小米……

还有一些桃树、杏树、苹果树等等,

还养了三头猪,几十头黄牛,

几头骡子,数百只黑山羊……


他们早上一起床,

就喂鸡、鸭、猪、狗,

然后背柴火担水,做饭。

刷锅水用完了喂猪,丝毫不浪费。

牛、羊吃草,屙的粪上地,

狗得看门,猫逮老鼠,

在这里,没有一个动物是多余的。


山脚有一条清澈的河流,

因为污染少,水产非常丰富,

他经常会在一个午后,

坐在河边悠闲地垂钓,

或在河旁摸螺蛳,或者看书,

或者躺着什么也不干,享受阳光和清风。

这种宁静,就如同美酒一般,

让他们沉沉地醉了,

一醉就是20年……



山里至今不通电,

没有电视,也没有网络。

一切都是纯天然的,

用草木灰、皂荚洗衣服,

用盐水代替牙膏刷牙,

用自己种的高粱杆做筷子。


而纯体力劳作让他们体会到了快乐,

车辆不准进入,每一担物资,

都是他挑进挑出的。

妻子则创下了拉磨最快的纪录,

几年下来足足推了几万斤粮食。

他们的精神和意志,

经过山里隐居生活锤炼,

践行着斯巴达克式的人生实验。

这么多年了,他们从未得过病,

哪怕是一次小感冒。



一切都是自给自足,

连儿子王小宇都是他亲自接生的。

王小宇三岁就开始放羊,

没打过疫苗,没吃过抗生素,

可看上去比其他孩子都要结实。

 跑步、爬山、摔跤,

城中小儿无人可以匹敌。



100多只羊都由小宇一人管理。

他给每只羊都起了名字,

他就是它们的“山羊司令”,

他还任命几只羊为“爱军书记”,

王小宇常常兴奋地说:

我跑得像风一样,跟羊一样快!



有一次,老王在东面山里放牛,

小宇在西面山中牧羊。

晚上八点他到家,

发现儿子还没回家,

急得转身就向茫茫深山飞奔而去。

深夜,才在一个高山顶上找到儿子,

只见小宇和羊群裹在一起,

茫茫地注视着山外面的世界。

他问小宇:“怕不。”

小宇回答:

“不怕,我是山的儿子。”



大山里没有学校,

夫妇俩也没放松对儿子的教育。

从小,妻子就拿课本教儿子,

每天三节课,语文、数学,英语。

而儿子单位时间内的学习效率,

可达城里学校儿童的1~3倍。

他们夫妇重视国学教育,

让儿子大量背诵《三字经》、

《千字文》、《百家姓》……



有一次,妻子教小宇背锄禾日当午,

小宇听完后却有不同的见解,他说:

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幸福”

妻子疑惑,为什么是幸福不是辛苦,

小宇回答:

“你没看见我爸爸每次锄禾回来,

吃饭都特香特多吗”?

这首诗的作者生活在旁观者的立场上,

所以,感到“皆辛苦”,

小宇从小生活在田园之中,

能理解真正的锄禾人,

心里是多么地酣畅痛快。



小宇没穿过名牌衣服,

却有健壮的身体,

小宇没玩过游戏机,手机,

却有无比单纯快乐的内心。

他给儿子建了一所“最健康”的学校,

他让儿子在干净的环境下生活,

养出了一种灵魂的纯净。



傍晚的斜晖里,

王博士在喂猪,

张老师则在磨碾子,

儿子在头羊的背上发了疯似的大笑着。

上百头山羊就在房子外面,

漫山的放养着。

两头黑猪趴在屋舍边睡着大觉。

看到生人,看家的小狗狂吠着,

那叫声在山谷回荡显得格外响亮。


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亲切感,

宛如一首旋律优美、

充满诗意的田园牧歌。




他说自己想了半天,

没有比面向黄土背朝天,

更洒脱、更优美的境界了。

祖宗早有定论:

“乐天知命,安土敦人。”
    三十亩地一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,

我现在是六十亩地,二十头牛,

老婆孩子热炕头。




而在这里,他也开始思考,

为什么现代人不能像古人一样,

和自然和谐相处。

当初在房子门口有两棵大树,

上面一窝的猫头鹰,

村子的人嫌吵把树给砍了,

三只小猫头鹰被踩死了两个,

他花钱买回了剩下的那只养,

没想到猫头鹰的母亲,

就一直在他门口叫,迟迟不肯离去,

想要他能把孩子还给它。


那一刻,他和妻子都哭了,

万物皆有灵性,

动物如是,花草亦然,

他终于明白,是因为现代人,

越来越偏离自然,所以对自然,

少了一份应有的悲悯和敬畏之心。



曾经的北大学霸男神,

在大山里“沦落得”没钱、没权、没职称,

是一个三无人员,

可他却觉得自己拥有丰多,

比如:

一家三口,和谐、善良、身体健康。



有一天晚上,

他和妻子在大山里,

看了一整夜的流星。


整整一晚上,方圆几公里,

有为生活而烦恼的人,

有因疲惫已经入睡的人,

只有他俩,相视一笑,

慢慢地享受这难得的自然盛宴。




随着小宇的慢慢长大,

教育成了最大的问题。

当初,他为了孩子避世,

如今,他却为了孩子,

愿意再次入世。



为了让孩子接受社会教育,

2011年,他们渐渐地,

恢复了与世俗的联络。



精致的西服成了破衣烂衫,

拿粉笔的手布满密匝的冻痕,

蓬头垢面、两手老茧,

却也满面红光,健步如飞,

这位皮肤黝黑的老农民,

不开口的话,

没人知道他是一个文化人。



北大的富豪同学,

得知他的近况后,不禁嚎啕大哭:

你怎么都成这样了?

你缺多少钱?我都能给,

不能让北大的博士这么受苦……

他却说:我听得出,

他身在高位濒临崩溃的压力,

而他不知道,

我内心里有多富有。



劳动丰收之后的喜悦,

内心的释然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他说自己什么也没有看透,

也不是哪方高人、神仙,

只是想过一种普通人的生活,

吃一口一个人应该吃的东西,

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劳累了一天,

夫妻双双依偎在月光的怀抱中,

享受那片刻的宁静……



许多人都质疑,他们满身才华,

却逃避现实,遁迹山野,

不为国家做贡献,

这不是懦夫的行为吗?


是的,

你看见的是逃跑者,

但他们看得是自己的内心,

寻本源,找真善,

在世上得以做自己。

这种人,向来就是极少数。

绝大多数人,

永远在心底埋藏了那份逃跑计划。

他们是有勇气的遁世者,

不向世俗低头,放下北大金字招牌,

脱尘,避世,返璞,回归,

不为凡俗累,甘愿归林中,

农耕双雅致,伉俪两情钟,

可怜人势利,怎识士心胸!






首页 - 德国优才计划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