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破3万元大关,比特币的尽头在哪?

摘要: 钛度要点:随着这一波大起大伏,比特币的争议也被推上巅峰。这段简单的代码,是打开了未来时空的洞门,还是吹起的郁金香泡沫。

10-11 08:11 首页 钛媒体

钛媒体 TMTPost.com

|科技引领新经济|



随着这一波大起大伏,比特币的争议也被推上巅峰。这段简单的代码,是打开了未来时空的洞门,还是吹起的郁金香泡沫。


钛媒体作者 ︳一本财经


最近两个月,比特币就如过山车,一度冲出3万的隘口,又跌落到2.5万。


据火币网数据显示,8月以来,比特币9次刷新历史最高价,目前比特币最高价格已刷新到30299.99元,一个月大涨130%多。


可能在这里,比特币跌宕起伏的曲线,比股市更让人疯狂。

这里就如一口深井,一眼看透人性的欲望——一拥而上的非理性狂欢,和恐慌性地轰然逃窜。


随着这一波大起大伏,比特币的争议也被推上巅峰。


这段简单的代码,是打开了未来时空的洞门,还是吹起的郁金香泡沫?


炒币神话


比特币圈,是一个神话世界。


里面流传着一帮“大牛”曾经的炒币传奇,如何一夜暴富,如何功成名就,口口相传中,再添油加醋,现在已变得神乎其神。


比如说,中国比特币第一人李笑来,业内盛传拥有六位数比特币,且购买均价都在一美元以下。


六位数神话,是真是假,他没在任何场合公开回应过,但总是有些“含沙射影”。


“我现在都不看币价,午觉前赚了几个亿,午觉起来后,又亏了几个亿,心脏受不了”,李笑来在一次演讲时笑称。


这些暴富传奇,就如炽热酵母,刺激着人们的欲望,不停地靠近传奇,接近神话。


2012年之前,比特币只在极客、发烧友中流传,价格在1到11美元波动。


90年的孙泽宇,在比特币圈,也极负盛名。


没人知道他靠炒币挣了多少钱,但他接触比特币后,就人生开挂。


现在的他,已成为“库神钱包”的联合创始人,创办了“无引力基金”。


他的学习、创业、生活,都围绕着比特币,但他并不称自己是“比特币的信徒”,而是“信仰者”。


2013年10月17日,刚刚大学毕业的孙泽宇,第一次在火币网上购买比特币。


当时的价格,是1200元,在父亲赞助下,他一口气买下3万块钱的比特币。


就靠着3万块的“筹码”,30多天后,他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万。


“运气很好”,孙泽宇只有说到这里,眼镜后面的眼睛才会因为兴奋,一下下地绽开——他清晰地记得,那张跌宕起伏的红绿色K线图,将成为人生中最熟悉的画面。


2013年,是比特币最为荒诞的一年。


5月央视对比特币进行了报道,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个“数字黄金”,价格一度飙涨到8000元。


然而12月,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通知,称比特币不具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,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流通使用。


比特币的狂欢,戛然而止。40分钟内,比特币价格跌了35%。


虽然市场一片哭嚎声,孙泽宇依然辞去北京的工作,一头扎进比特币的世界。


对于价格大跌,孙泽宇毫无忧虑,因为,“又可以上车了”。


距离北京2000公里外的深圳,29岁的黄世亮,刚点开了比特币大涨大跌的新闻。


如今已是币圈KOL的他,当时只是一名普通机械设计师,而比特币价格,还徘徊在4000元。


“比特币的设计,简直太精巧了”,他很快沉醉在去中心化世界的梦想国度中——这里没有统治者,信任成本为零。


2014年初,类似黄世亮的年轻人开始了大规模投资,而有趣的是,比特币正缓缓走出极客世界,散户开始聚集。


同一时间,百度比特币吧上,一个名叫“诺丁山的邂逅”的网友发了个帖子,“刚刚48万入手100个比特币,记录我炒币的日子”。


“全家存了大概7,8年的积蓄,装备(准备)买房的,现在决定拿出来炒比特币大赚一翻,买房直接做全款了,运气好把我的车也换了”,结尾还有一个亲吻的表情。



大多数网友,反对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。


“比特币对新手不友好,常常会吞掉新手的钱,建议熟悉之后再大规模投入”,这已经是比较好听的劝解,更多的是断定诺丁山“必赔无疑”,或者直接叫骂“傻*”,笃定他会血本无归。


“不会全赔光的,而且我还年轻。”诺丁山自信且坚持,“人生难得几回搏。”


他开始记录自己的投资故事,“跌了10块”“赚了大约4000RMB”“比银行利息高多了”,乐此不疲。


然而,年轻的他,马上将要领教到比特币世界的疯狂与残酷……


黎明前


“在投资比特币前,问自己几个问题:一,我真的了解比特币吗?二,我真的有金融操盘能力吗?三,我真的有时间一直耗在盯盘上吗?四,万一亏损我能够承受住这么大的压力吗?”



这是诺丁山帖子中的一段回复,引来吧友一片附和之声。


比特币的世界,是一个24小时无休止的战场,没有涨停跌停,没有停牌,没有熔断。


看着K线图冲上顶点,再一落而下的惊心动魄,实在稀松平常。


2014年,比特币玩家们遭遇到一系列挫折。


2月,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.Gox的网站一片空白,74万个比特币消失在虚拟世界中。


受此影响,国内比特币价格暴跌10%。


3月,财新报道,央行要求各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,限期关闭十多家境内的比特币平台的所有交易账户。


虽然之后央行在官方微博上进行否认,但刚有上涨迹象的比特币价格从4200元直落至2200元,近乎腰斩。


而此时的诺丁山,已不像之前那样信心满满,他粗暴地回复嘲讽的留言:“对于那些看楼主笑话的人,请你滚粗”。


而他更新的频率,也不像之前那样频繁,他开始思考,是不是要选个时间,把手上的比特币抛掉,“想不到第一次投资就以失败告终。”


而黄世亮,却在加码。


在低谷期的摇摆不定,决定了两人完全不同的命运。


“我跟别人不一样,我是‘买跌不买涨’”,他说,尤其是抱着“比特币这个东西很伟大,总有一天会大放异彩”的观念。


他依然坚持,刨去日常开销,把所有的积蓄都投到比特币中。


但周围的人觉得,他不是笨蛋,就是疯了。


现实世界中找不到知音,他化名“闪电”,在比特币论坛中寻找慰藉。


“当时也有怀疑的时候。”黄世亮回忆,一天天盯着大盘,精疲力竭,“当时还是一个焦虑的投机心态。”


焦虑的情绪就如迷雾,在比特币玩家中蔓延,裹住了所有人的心。


英国知名理财杂志《Money Week》进行了2014年最差投资盘点,比特币以54%的跌幅高居榜首。


主流世界对比特币质疑不断,“比特币的内在价值几乎为零。”股神巴菲特甚至认为,“这是一场海市蜃楼。”


比特币依然在黑暗中徘徊,谁也没有料到,这里即将出现一次空前逆转。


触底反弹


2015年初,火币网比特币价格,跌倒900元低谷,进入“死扛模式”。


所谓死扛模式,就是市场上的玩家只剩脑残粉,这些人不管你怎么打压,他都不会卖。


但投机的买家们,信心被慢慢抽空。


诺丁山已不怎么谈论比特币价格。此前,他跟大家分享近期看的电影,旅游的照片,抱怨因为买比特币跟自己争吵的丈母娘。


他许久没有更新自己的状态。留言区已没有了幸灾乐祸,“楼主你还在吗,求报平安”。


在比特币价格低谷的时候,孙泽宇开始炒股票、期货,开始认真的学习交易知识。“但比特币让人上瘾。”孙泽宇说, “股票、期货,没有一个如比特币让我着迷。”


涨跌看多了,黄世亮也想开了:“自己影响不了的事情,就不再关注了,要接受比特币的不确定性。”


2015年,在暗黑模式下苦苦守候的“闪电”们,突然惊醒——比特币开始触底反弹。


此时,链上的交易数据越来越多,“这意味着关注和使用比特币的人越来越多”,黄世亮知道,一切即将云开雾散。


 跌宕起伏的比特币K线图


到年末,比特币价格已上涨40%,这股大“回暖”的洋流,一致持续到2016年。


是什么原因导致比价上涨?最根本的,是比特币背后的技术——区块链,开始被外界注意。


但在中国,还有另一个原因——老百姓投资的渠道太少,投资欲望一致没有被满足。


火币网报告显示,当年80%的用户,冲着短期套利涌入。


比特币从2015年后,开始渐渐进入主流世界。


高盛预测比特币年底会涨到4000美元,推特CEO等越来越多知名投资人加入比特币世界。


相关的应用场景也越来越多:亚马逊、游戏平台steam已经接受比特币支付;日本今年通过了新规,许多线下商店也开始接受比特币;在加拿大,甚至出现了售价2099比特币的别墅。


有人认为,去中心化的世界,正在点滴建立,比特币构筑的支付流通系统,已在地下建立起暗堡。


正因为如此,比特币才变得越来越值钱。所以,它冲破三万,那是顺理成章。


事实真的如此吗?


没有终点的狂欢


实际上,几乎所有的资深玩家都知道,比特币现在是存在巨大的泡沫的。


尽管他进入了主流世界,但远远还未触达核心,因为,比特币有诸多问题尚未解决。


最近这波持续的上涨,很大程度是受扩容的影响。


比特币在设计时,每个区块大小上线是1M,如今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。


几番争论后,提出了一个名为Segwit2x的方案:将比特币从1M上升至2M,来缓解拥堵现象。


比特币扩容背后,是算力权力之争。


如果没有足够的算力支持扩容方案,比特币会分裂成多条并行的链,每条链自成一派,用户会面临“重放攻击”,比特币世界将陷入混乱。


除了技术挑战,比特币匿名特性,也容易和洗钱、暗网、黑客联系起来。今年监管约谈国内三大交易所,也让比特币价格动荡起伏。


除此之外,比特币还面临竞争币的挑战。


“比特币先发优势能不能保住,这也是一个问题。” 黄世亮表示,“如果比特币不去调整自己,不提高自己的用户体验,被别人超越是毫无疑问的。”


自身存在掣肘,后面还有追兵,如此的比特币,还没有成为永远的“王者”。


“从长期来看,比特币投资面临政策不确定性、技术风险、竞争风险等风险。” 火币网COO朱嘉伟表示,“这些风险决定了比特币投资从长线来看依然是一种高风险投资。”


但事实上,在这场狂欢中,人们真正在乎的,并不是比特币的价值,而是,只要自己不是接盘侠,就好。


投资经理李琦(化名)在看了比特币的诸多项目后,就开始买比特币,但他却认为,“比特币没有价值”。


“15年股市疯长的时候,有多少人涌了进去?中国不成熟的投资人太多了。”


李琦认为,在比特币投资领域,那些盲目的投资者还没有充分进场,只要有接盘侠,就可以放心投资。


不过,他也有担忧,“最早非理性的人已经赚了,现在这种非理性还能持续多久?”


今年,江南愤青在朋友圈发了说说:我不认可不理解(比特币),但是他依然增长了数百万倍。人总是狭隘固执的只接受自己认可的东西,这个心态从赚钱角度来看并不适合。


“只要亏得起,我就会去尝试”。



孙泽宇还会介绍周围的朋友投资比特币。但他会警告他们,要做好一天暴跌30%的准备,不接受,就不要玩了。


而诺丁山的记录贴,已有了6万的点击。


但这些网友如果耐心看到“3319楼”,就会发现诺丁山回复“在黎明前夜割肉了,亏了18W卖掉”。



“黎明前的黑暗没坚持住啊,万里长征倒在了最后一步。”这是诺丁山最后一次发言。


这句话下面,有网友留言“一天看尽你几年啊”。


这场狂欢中,个人命运就是波涛汹涌的K线图上的一叶扁舟,有些巅峰时上船,有些谷底时抽身——每个人的故事,各不相同。


比特币之父中本聪曾经说过“比特币系统仍是一个萌芽,如果不能妥善处理,只会毁了比特币”。


如今,火币网比特币价格已经突破3万元,比特币市值已经700多亿美元,但依然稚嫩。


比特币最终的命运将如何?时间会给一个最终的答案。

微信推送太少,下个钛媒体App更及时了解这个新奇世界     

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《2017年全球创投市场第二季度季报》


首页 - 钛媒体 的更多文章: